事实上

2020-01-27 20:43

广东杰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顾娇燕告诉记者:“平台上有5个品牌外卖,则实体店也应设置5家门店,不可以一家门店在平台上注册多家外卖搞不同招牌,否则就是欺骗消费者。”顾娇燕还提醒,地址虚假极不利于市场监管部门的监管,容易造成食品安全隐患。

随后记者在某外卖平台上的真蒸日膳(晓园北路店)进行点单,据平台地图显示,商家实际出餐位置距记者位置极近,仅有600多米。于是记者跟随该外卖平台的地图定位进入晓园新社区,在附近居民的帮助下找到了“真蒸日膳”,它的真实地址为晓园北路3-32,楼上便是居民房。名字既不是真蒸日膳也不是巨饿便当,门店招牌写着“未来餐厅”。

更令记者不解的是,该门店大门紧闭且贴有玻璃纸,外人完全无法看清内部情况。门旁的窗台同样紧闭,仅留有一张瓦楞纸,上面写着:“巨饿便当、小马哥、一虾一刻、陈记状元、真蒸日膳取餐请进”的字样。记者以取餐为由入内,发现门店最里侧为内厨,有人正忙着出餐,内厨有烤箱微波炉等设备。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有知情人士向记者推荐了一名“黑中介”,号称可代办证件保证平台上线。“双证2500元,保证帮你上外卖平台。不过证件只能上平台用,经不起查,”该名中介表示。

根据《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网络餐饮外卖店应实行一证一店一址,且门店招牌名字须与平台外卖店名字相同。网络平台须起到监管职责,上海馔山是如何逃过平台监管,顺利出餐售卖?

该名中介还向记者提点,某外卖平台可设多家不同外卖店。以记者追查的真蒸日膳(晓园北路店)为例,其在该平台设有不同品牌的5家外卖店,在另外一家平台则只有一家名为“未来餐厅”的外卖店。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在企查查上,上海馔山在北京、福建、广东等6省市均采用设立分公司注册多品牌吸引加盟商的办法进行外卖配送,其已登记注册的外卖商标足有64个之多。

根据其指引,记者需提供身份证照片与店铺地址,两天后便能收到证件,“你放心,这不是我第一次帮忙上平台,地址是什么不重要,你随便弄个,找个隐蔽点的就可以。”

而在真蒸日膳等品牌的黄边路店,其双证登记地址为黄边北路610号b120,记者首先来到黄边北路610号,却是一家海鲜大排档。记者接着导航b120却查无此地。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羊城晚报曾报道,在某外卖平台上的“真蒸日膳”(林和东店)“陈记状元拌面” (林和东店)“一虾一刻小龙虾饭”

记者发现,一证多开与虚假地址并不是孤例。除了广州林和东路分公司外,上海馔山在海珠区的晓园北路、白云区的乐嘉路与黄边路、越秀区的东川路以及天河区的燕岭路、田心路、天河东路均设有分公司,且各自在该外卖平台开设4至5个与林和东相同品牌的外卖配送店。

根据8家分公司执照登记地址,记者进行了实地走访,却发现有分公司的地址并不是实际出餐点。以上海馔山燕岭路店为例,其登记地址为天河区燕岭路642号自编b13,然而记者根据导航找到了燕岭路642号,其门口的柱子上却写着“穗菱修配厂”,围墙内则停放了多辆汽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只有汽修厂,没有外卖店。

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查询发现,上海馔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乃拉扎斯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拉扎斯便是某外卖平台的开发公司。

在接下来的走访中,记者发现这些实际出餐点门头均贴有“未来餐厅”字样的招牌,门店空间狭小陈设简陋,以隔板区分前厅后厨,前厅仅能容纳骑手取餐部分空间甚至不够摆放桌椅。在燕岭路的实际出餐点门前,一黑色垃圾袋装满垃圾堵在门旁,而荷光路店,原先的农业银行招牌都没拆,依稀可看出门店前身乃银行的自助取款点。

事实上,“一证多开”“虚假地址”已并不是上海馔山第一次所为。据媒体公开报道,在上海、福州等地,均有上海馔山多家线上外卖店共享同一张营业执照和餐饮许可的情况。

(林和东店)”“巨饿便当”(林和东店)“小马哥卤肉饭”(林和东店),其营业执照与食品经营许可证均相同,其登记的商家名称为上海馔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馔山”)广州林和东路分公司,地址均为广州市天河区林和东路沾益直街180号首层129铺。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该登记地址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