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定期从郑州飞往昆明

2020-02-02 21:47

经突审,这两名男子均为郑州人,都有吸毒史。他们的“上线”叫“二华子”,驻马店口音,长期在漯河活动,给郑州多个贩毒团伙提供毒品。

雾雨迷蒙中,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向同一方向。捷达车中的俩男子分别是郑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缉毒大队长刘建和副大队长宋志芳,他们紧盯不放的越野车中则是两名毒贩。民警得到线报,这两名毒贩将要去漯河购买毒品海洛因。

11月10日,在郑州的侦查员得到消息,正在休假中的周林林突然返回上班,并且已跟车到昆明,于12日返回郑州。

这条隐藏在昆明至郑州铁路内的“内鬼”终于现身。周林林承认,长期以来,郭小华贩毒团伙正是依靠他的特殊身份将毒品通过铁路从云南贩运到郑州的,每次交易郭小华都打给他两三万元的酬劳。随后,郭小华、郭大华兄弟及手下的马仔落网。

至此,该案所有嫌犯被全部抓获归案,这个链接云南到郑州的特大贩毒通道被郑州警方彻底切断。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专案组将“二李”抓获。李福、李明供认,他俩曾多次到老挝走私毒品入境,贩卖给郭小华。随后,专案组在李福家中查获小口径步枪1支、火药枪3支,毒资120余万元。

傍晚7时许,返回郑州的黑色越野车在商都路与中州大道交叉口等红灯时,两辆警车挡在了前面,刘建驾驶的捷达车也顶了上来。两名中年男子束手就擒,侦查员在其车内搜出毒品海洛因120克。

“骑摩托车的人估计只是上线的小马仔,他们已交易完成,要调头回郑州了。”侦查员赶紧向支队报告,“不出意外的话,毒品这会就在越野车上。”

办案民警告诉商报记者,在云南对两名“毒枭”的抓捕,异常艰难。

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孔安说,这些毒贩很狡猾,不会随身携带毒品的,也不会带现金去交易,肯定有另外的渠道。侦查员在调查郭小华的相关银行信息时果然发现,郭小华每次去云南前后都会向两个云南的银行账户打钱。

据接触过“二华子”的下线交代,其人生性狡猾、多疑。为不打草惊蛇,专案组派出6个调查组分赴驻马店、漯河、许昌等地,化妆侦查,秘密查找“二华子”的行踪。

“他下车前,似乎看了一眼天花板。”细心的女侦查员彭丹回忆起当时的抓捕经过。原来,在车厢与车厢连接处的天花板是可以打开的,其他地方的天花板则是密封死的。

2012年5月7日下午1时许,在郑州机场高速公路入口处,一辆黑色无牌吉普越野车上了高速路。很快,一辆白色捷达轿车也紧随其后。

11月12日11时许,k338次列车驶入郑州站。侦查员将车检员周林林抓获。但民警没想到,周林林随身携带的物品中并未发现任何毒品。侦查员从第一节车厢检查到最后一节车厢,从卫生间到休息室,没放过一个可疑之处,但仍是一无所获。

“要查明源头,彻底切断这条贩毒渠道,减少毒品来源和危害。”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黄保卫当即指令郑州警方连夜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侦破。

据了解,该案已经起诉,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近期开庭审理。(线索提供:田菲王洪岩)

“毒贩都有‘上线’和‘下线’,只有从他们身上揪出上下线,才能彻底铲除他们的贩毒网络。”刘建说,他们跟踪的目的,是看跟谁接头、交易。

郑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付谦介绍,经过近半年的长线布控和侦查,专案组终于摸清“二华子”的情况:“二华子”原名郭小华(化名),38岁,驻马店西平县人,与其大哥“大华子”郭大华(化名)一起从事贩毒活动,经常往来于郑州和云南两地,从云南购买毒品,在漯河、驻马店等地加工制造成海洛因,再贩卖给郑州的几条下线,涉及百余人。

这一发现,让案件立即有了突破。果然,扳开天花板,侦查员发现一个印有“云南特产·三七粉”的塑料袋。

“二华子”真实姓名叫什么?现在哪里?他平常跟何人接头?他的“上线”是谁?

在银行协助下,民警很快查到那个神秘的郑州账户信息,户主名叫周林林(化名),郑州人。

专案组协调当地银行,查清了前期掌握的两个账户户主的信息:李福(化名)、李明(化名),他们就是郭小华每次从云南购买毒品后付给毒资的人,也就是郭小华贩毒团伙在云南的“上线”。

“我们调查后发现,周林林竟是一名火车上的车检员。而且是昆明至郑州的k338次列车的车检员。”宋志芳说。

11月12日晚,郑州警方统一行动,抓捕郭小华贩毒团伙在郑州的全部下线以及吸毒人员共105人。

侦查员还发现,郭小华经常用“周海军”的假身份证出没,且定期从郑州飞往昆明,短暂停留后当即飞回。

就在侦查员调查郭小华银行信息时,无意中发现他给云南的账户打款之后,又用另外一个“郭刚”的假身份证给一个郑州的账户打钱,每次都是两三万元不等。

侦查员判断:这两次打款,可能是他们交易前的定金和成交后的尾款,而这两个云南账户的户主,极有可能就是郭小华的上线。

雨越来越大。两个多小时后,黑色越野车在京港澳高速漯河站下道,并未驶向漯河市区方向,而转了一条偏僻小道。十几分钟后,越野车停在了一个三岔路口,一位骑摩托车的十八九岁男孩靠近车辆,不到一分钟就匆匆驶离,越野车也随即调头。